您的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專欄>聚焦煤化工

煤制油:距五千萬噸“小目標”又近了

時間:2017-03-06 來源:

 

  不久前,神華寧煤集團年產400萬噸的煤炭間接液化示范項目舉行首批產品裝車發運儀式,這標志著我國建設全球單套裝置最大的煤制油項目取得階段性成果。在技術創新不斷取得突破的背景下,煤制油距離大規模商業化還有多遠?“十三五”期間,煤制油會呈現一幅怎樣的發展藍圖?近日,3位嘉賓來到經濟日報社經濟圓桌演播室,圍繞上述問題展開對話,為煤制油發展建言獻策——

  技術難題已破解

  近年來,我國在煤制油技術創新方面不斷取得突破,但在煤制油發展提速的同時,社會上的質疑聲也不少,比如,能源轉換效率問題、用水問題等。從技術層面看,這些問題如何解決?

  岳福斌:發展煤制油,有利于保障國家能源安全,也能解決我國高端油品短缺問題。從能源革命角度看,不直接燃燒煤炭,將其作為原材料轉化為油,可以實現煤炭的清潔利用。從產業布局看,把煤制油項目放在西部,隨著這些項目的建成與發展,可以帶動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

  在煤制油的發展中,確實有不少人提出了擔心和質疑。現在看來,這些質疑基本上都有了答案。比如,有人認為煤制油是用三個能源置換一個能源,不值得。實際上,煤制油的能源獲取率是高于電廠的;說它浪費水,但水資源的閉路循環利用率已經達到了90%以上,比一般工業項目省水,而且沒有太多蒸發和跑冒滴漏,潔凈后可以循環利用;說煤制油會排放很多二氧化碳,會污染環境。其實,煤制油的二氧化碳排放是集中的,容易捕捉搜集,可以當成原材料,實現變廢為寶。

  焦洪橋:一個百萬噸煤制油項目建設周期一般需要4年到5年。在這一過程中,通過示范項目建設,可以積累十分豐富的經驗,攻克眾多技術難題。目前,神華集團既有百萬噸級的煤炭直接液化裝置,也有百萬噸級的煤炭間接液化裝置。直接液化裝置設計水耗是噸油品10噸,經過節水改造,目前不到6噸;間接液化裝置設計水耗是噸油品6.5噸。這兩個裝置在節水方面仍有潛力,計劃在未來很短的時間內將水耗再降低20%

  此外,煤制油項目是一個十分復雜的工程,發展煤制油產業,可以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比如制造業、加工業、材料科學等。

  張晶泉:伊泰一直以煤炭的產、運、銷為主業,經歷過煤炭挖出來卻運不出去、賣不掉的困難歲月,也經歷過10年黃金期的高速發展。從煤炭行業轉型的角度看,煤制油是煤炭企業轉型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目前,伊泰煤制油項目在用水和轉化效率等諸多方面都已經取得了突破。從能源轉化效率看,煤炭直接液化的轉化效率能達到58%,間接液化的轉換效率能達到43%,這兩個指標已經遠遠高于一般的火電廠40%左右的轉化效率。此外,在用水的問題上,伊泰的煤制油項目采取節水新技術、新工藝、新設備,水資源的利用率達到97%,冷卻水的充分利用率可以達到98.7%。目前,萬元工業增加值的水耗控制在10噸以內。

  減稅降費很必要

  經過多年發展,我國煤制油實現了技術多樣化、產品多元化的良好趨勢,產業雛形已經基本上顯現出來。怎樣才能進一步促進煤制油產業的發展?

  岳福斌:從產業發展的角度看,應該把產品質量、運行效率穩定下來,再去考慮實現更大規模的商業化運作。目前,煤制油項目還處于示范階段,除了在技術方面和安全性方面要實現新突破,經濟性方面同樣十分重要。

  根據測算,我國煤制油示范項目中柴油的稅負是36.82%,石腦油的稅負是58.98%。按照目前的銷售價格,在這一稅負狀況下,煤制油項目基本上只能“賠本賺吆喝”。數據顯示,2016年在現行的煤價和稅收政策下,煤制油企業每生產一噸柴油虧損1392元,每生產一噸石腦油虧損1836元。

  煤制油生產的油品是以煤炭為基礎,不能享受國際原油價格下跌的紅利。我國目前的消費稅政策,并沒有把石油基和煤基煉油這兩項工藝區別開來,沒有把已經成熟的煉油產業和一個成長型的新興產業區別開來,沒有把一個一般生產型的產業和一個戰略示范型的產業區別開來,而是把煤制油混同于一般的石油產業納入稅收范圍,這對于煤制油實現大規模商業化發展十分不利。

  焦洪橋:煤制油是一個技術密集型和資金密集型項目。一個千萬噸級的煉油廠,投資一般在160億元左右,其主要成本來自兩方面,一是來自于原料原油成本,二是消費稅。煤制油的投資規模更大,神華寧煤的煤制油項目從開始建設到建成歷經17年時間。這期間的成本,折舊、財務費用占了很大比例,同時消費稅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煤制油的消費稅,總體上與成品油的消費稅是逆向的。也就是說,原油價格低了,成品油的價格就低。為了控制消費,政府會加大對油品生產商的征稅。但煤制油的成本是一定的,這無疑加大了煤制油企業的負擔。因此在低油價的情況下,為使煤制油產業能夠更好發展,應該把煤基的石油消費稅降下來。

  張晶泉:任何一個新興產業的發展都需要政策支持。為了煤制油項目能夠實現長遠健康發展,從根本上解決煤制油的生存和發展問題,應積極探索和實施煤制油項目消費稅分段減免政策。按照目前煤炭液化產業的發展和成品油市場價格變化情況,應對列入“十三五”煤炭深加工發展規劃的及之前已經建成的煤液化項目給予階段性的扶持。

  再創一個大慶油田

  煤制油在煤炭“十三五”規劃提出的五類模式中排在第一位,“十三五”期間煤制油會呈現出一幅怎樣的發展藍圖?

  岳福斌:現在我國煤制油示范項目有9個,形成產能規模740萬噸,加上之前獲批待建的220萬噸項目,到2017年末將達到960萬噸。“十三五”期間,我們還將有伊泰伊犁100萬噸間接液化、伊泰鄂爾多斯200萬噸間接液化、伊泰新疆200萬噸間接液化、神華寧煤400萬噸(二期)間接液化、神華鄂爾多斯320萬噸(二期)直接液化、兗礦/延長榆橫400萬噸間接液化、潞安長治80萬噸(二期)煤液化等項目陸續投產,這樣將使煤制油產能在“十三五”末達到2810萬噸。按照70%左右制成的燃油成品核算,每年將生產2000萬噸煤制油品。

  不過,我國煤制油規模還有點小,發展速度也有點慢。按照目前我國每年成品油消費6億噸左右的規模來測算,我國煤制油發展第一階段的“小目標”應該是達到5000萬噸的產能規模。第二階段的“中目標”,則是實現1億噸左右的煤制油產量,從而使我國石油對外依存度降到50%以下。這樣一來,既解決了國家能源安全問題,也使煤炭產能過剩問題得到更好的化解。

  焦洪橋:未來幾年煤制油產業的產能達到5000萬噸甚至1億噸的產能規模,是符合中國國情的,也是很有必要的。對于煤制油企業而言,首先要加強煤制油裝置的開發和管理,努力實現直接液化和間接液化的協同發展,使直接液化和間接液化的產品形成互補。其次,要努力在產品多元化上下功夫,實現煤制油產品精細化、多樣化,使煤制油行業更具競爭力,保證煤制油項目健康穩定發展。

  張晶泉:應進一步明確煤制油產業的戰略定位,調整產業布局,加快項目調整。再過10年,煤制油的產能規模若能達到5000萬噸,就相當于再創了一個大慶油田。

  讓煤制油成“第四桶油”

  為促進和適應煤制油的大規模快速發展,我國相關體制機制需要哪些相應改革?

  焦洪橋:一是要繼續加大裝置的研發,當前的裝置仍然有許多技術問題需要進一步優化。二是要加強產業監管,要通過科學規劃和強化監管,實現可持續發展。三是要繼續加大在技術創新方面的研發力度,推進各種技術路線、各種生產工藝、各種產品的技術進步,特別是要力爭在石腦油和汽油、柴油的深加工、精細化方面取得突破,真正提升企業的產品競爭力。四是政府要在政策上給予大力支持,為這個產業的持續健康發展保駕護航。

  張晶泉:應推進油品化工品管理體制改革,實現產品多樣化。基于各類煤制油主副產品的優劣勢,綜合考慮與石油化工產品的優勢互補性以及市場需求,在油品調和、油品化工品界定、油品質量等方面建立健全相應的標準體系。國家有關部門應深化油品物流體制改革,實現油品有序運輸。進一步推動成品油批發經營市場化,組建專業化的油品管網公司,實行第三方油品物流服務,并搭建能夠覆蓋生產、運輸、消費的油品物流信息網絡服務平臺。

  岳福斌:煤制油產業在中國的發展有客觀必然性和必要性。現在要討論的,不是要不要發展的問題,而怎樣發展的問題。在發展煤制油的過程中,必須大力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發展煤制油產業各地區應該聯起手來打破門戶之見,打破所有制之框,打破行業壟斷,這樣才能把煤制油產業打造成為像中國核電和高鐵一樣的世界名牌。

  隨著地方和企業積極性的提高,煤制油示范項目會逐漸多起來。項目建設不能再走煤炭產業過于分散的老路子。煤制油企業,既不能搞成一家,也不能搞很多家,要形成三家到五家大型煤制油大集團。在宏觀方面,應該努力使煤制油產業成為中國的“第四桶油”。從微觀方面來講,煤制油企業之間應該各自保持積極性,共同合作搞技術攻關和公共設施建設,尋求共同的行業標準。

(責任編輯:趙爭錚)

 
mg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