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智庫觀點>百姓智慧>民間文化廣場

【文藝評論】蒙古族文化的詩意詮釋

時間:2016-07-25 來源:

編者按:

  626日,第13屆中國·內蒙古草原文化節民族電影展映周啟動,20部優秀影片在全區公益放映900余場。

  《母親的飛機場》作為開幕影片在啟動儀式上展映,博大無私的母愛、跌宕起伏的劇情令不少觀眾熱淚盈眶。影片講述了一個動人的故事:草原額吉收養了一個上海孤兒,孤兒長大后成了空軍戰士。

  “孩子參軍回來開著飛機來看您。”一句戲言點燃了老額吉的希望,她開始在蒙古包旁邊建飛機場,供孫子的飛機安全降落,幾十個牧人也默默地幫助額吉修建飛機場,人們都知道這是一個美麗的謊言,但沒有人忍心戳穿它。

  本期《文藝評論》精選了民族題材影片《母親的飛機場》的3篇評論作品,與讀者分享。

  經由報告文學、電影、電視劇、舞臺劇等多種文學藝術形式的傳播,草原母親哺育3000孤兒的感人事跡已經被很多讀者、觀眾熟知。卓·格赫編劇、周玉鵬導演的影片《母親的飛機場》通過含蓄內斂的情感表達、舒緩平穩的敘事節奏、唯美精致的鏡像語言等散文式電影獨有的藝術韻味,將一個普通的領養孤兒的故事提升到詩性哲理的層面,彰顯出創作者對草原文化的深層感悟與理性思考。

  影片講述的是年老病重的草原母親道勒格爾額吉時時思念著她收養的上海孤兒、已經入伍當了空軍的毛淖海。郵遞員包迪酒醉后與額吉開玩笑:毛淖海會開著飛機回來看望她。這句戲言點燃了額吉的希望與信念。聽說必須要有一大片沒有石塊的平整草地和能夠照明的跑道,飛機才能安全降落,額吉便不顧年邁病重,去撿拾散落在草原上的石頭,去寺廟和其他牧人家里借來神燈,她下定決心要為毛淖海建一個飛機場。鄉親們明知這無法實現,但是誰都不忍說出實情,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成全額吉的心愿,全力以赴幫助她修建飛機場。這個感人故事只是本片的情節線索,它的枝蔓所延展出的豐富內涵才是影片的藝術價值所在。

  對蒙古民族生命哲學的深刻詮釋

  生命是一切價值的基礎,是一切價值系統的原點,而生命意識則是人類對于生命存在與生命價值的認可。在蒙古民族心中,大自然中所有生命都是至高無上的,無論是人,還是動植物,甚至山川河流,沒有尊卑、貴賤之分,都應該得到尊重、接納和愛護。尊重生命是蒙古民族生命哲學的基本內涵。正因如此,道勒格爾額吉對上海孤兒(毛淖海)的收養就不僅僅是簡單的母性,而是由這個民族獨特的生命哲學自然而然地生發出來的對個體生命的態度。所以,額吉不僅在安葬兒子之際收養從保育院逃出來的毛淖海,讓這個可憐的孩子享受到人間的至愛之情,而且還曾經收養過小狼崽,并經常以悠長而深情的呼喚與草原狼交流情感、傳達問候。在額吉的心中,收養孩子和收養小狼崽沒有什么不同,因為他們的生命價值是等同的。

   在蒙古民族的生命觀中,生命是長生天賜予的,值得珍視;而死亡只是生命又回到了長生天的懷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因此,蒙古民族對死亡的態度是從容豁達的。影片中有兩個表現死亡的段落:一個是影片開頭額吉的兒子去世,另一個是影片中間部分額吉的孫子在找尋公社的羊群時被暴風雪吞噬。面對兩位至親的先后離世,我們沒有聽到撕心裂肺的哭嚎,也沒有任何渲染烘托悲哀情緒的畫面,我們看到的只是額吉凝重而悲傷的臉頰上流淌著的無聲淚滴,是默默地用潔白的布匹來包裹逝者身體的虔誠,是載著逝者的勒勒車一步步行走在草原上、為其靈魂尋找安放之地的步伐。這種含蓄內斂的情感表達方式,既是蒙古民族的性格,也是他們的生命哲學。因為在蒙古族人的心中,平和與靜穆的緬懷才是對死者最崇高的敬意。

  對草原母親人格精神的詩性贊美

  母愛是人類最純潔、溫暖、無私的感情。內蒙古大草原的母親們因曾經救助、養育3000多名國家的孩子,不僅獲得“草原母親”的美譽,而且賦予了母愛更為高尚的內涵:母愛不是一種僅限于血緣親情的感情,而是能夠超越于其上的人間大愛。

  影片巧妙地選取了道勒格爾額吉與毛淖海之間幾則典型的生活事件來建構他們的親情關系:在安葬兒子的途中收養毛淖海(相識);毛淖海哭鬧著要回上海找親人,額吉為了安撫他,趕著勒勒車假意答應送他回上海,實則在廣袤無垠的草原上兜起圈子(相處);額吉不顧自己身患絕癥且無人照料,隱瞞病情把毛淖海送去當兵(離別);額吉為了她日思夜想的毛淖海而修建機場(等待)……這些事件不僅高度概括了額吉與毛淖海之間的感情經歷,而且讓我們充分感受著這位草原母親豐富而獨特的人格魅力:善良仁慈、寬厚堅韌、無私開明、富于智慧和力量。最值得贊許的是,在表現這些生活事件時,創作者并沒有組織激烈的戲劇沖突或緊張的人物關系,而是以舒緩平穩的敘事節奏,描摹生活的原貌,只在場景和細節上仔細著墨,使其富于詩意的美感。母性的仁厚與慈愛,使語言的障礙得以跨越,孩子的懼怕也無影無蹤。在這個純凈而韻味深長的遠景畫面中,我們看到天格外高遠,草原格外遼闊,天地間一老一小兩個人在慢慢靠近。這個普通的日常生活場景,經過創作者對細節的精準把握與精湛處理,草原額吉如春風化雨、潤物無聲般的母愛升華為一種靈動的詩性之美,深深地撥動了我們的心弦。

  對蒙古民族善良淳樸品德的傾情歌頌

蒙古民族尊重與珍愛生命的文化哲學造就了他們善良淳樸的性格和品德。影片中無論是道勒格爾額吉對毛淖海的收養,孤身一人又身患絕癥的情況下隱瞞病情送毛淖海去參軍,文革期間為身陷囹圄的達瓦社長送吃的,要為毛淖海的歸來親手建一個飛機場;還是包迪因對道勒格爾額吉所說的謊言而極度自責、愧疚但又不忍戳破;甚至是達瓦社長、薩茹拉以及鄉親們明知徒勞但又去幫助額吉修建飛機場,無一不是源自于他們善良淳樸的心性。可以說,這些事件宛若一顆顆散落的珍珠,當創作者憑借高超的藝術技巧將它們串聯起來展現在鏡頭畫面中時,這些全人類共同追尋的美好品質便跨越了民族的界限,令所有觀者無不為之動容。

《母親的飛機場》是一部讓我們深深沉醉與感動的影片,它舒緩、自然,宛若草原上蜿蜒曲折又汩汩流淌的河。它是創作者從心底唱出的一曲草原戀歌,歌唱著熾熱深厚的人道情懷,在喧囂浮躁的當下生活中為我們的靈魂尋找到一處棲居之所。(郭培筠)

 

mg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