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讀書頻道>書摘書評

越是加速時代,越要重視“慢變量”

時間:2018-04-23 來源:

  托馬斯·弗里德曼現任《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是美國最著名的暢銷書作家之一。他是經濟全球化的辯護者,他第一本關于全球化的書是《凌志車與橄欖樹》,問世之后就受到極大關注,2005年在美國出版的《世界是平的》,更是風靡一時。《世界是平的》在中國的影響也很大,給當時的中國企業家帶來很多信心和啟迪。

  但是,全球化并沒有像弗里德曼預言的那樣一帆風順。2008年爆發了全球金融危機,全球化出現了停滯,甚至是倒退。弗里德曼還能像10多年之前一樣樂觀嗎?

  《世界是平的》問世10多年之后,弗里德曼又推出新作《謝謝你遲到——以慢制勝,破題未來格局》(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比較一下同一位作家關于同一個主題相隔10年的觀點變化,能給我們帶來更多思考與啟迪。

  3個“M”把我們帶入加速時代

  用一句話概括《謝謝你遲到》的核心觀點,那就是:世界變快了,當世界變快了之后,人們會有不適應的感覺,速度并不總是帶來激情,速度也會帶來眩暈。如果你坐上一臺跑車,兩三秒鐘就能加速到時速100公里,那是多么爽的事情,但要是一直按照這樣的速度加速,車子跑得比火箭還快,你能受得了?

  弗里德曼講道,有三個“M”,把我們帶入了加速時代。

  第一個“M”是摩爾定律(Moore’s law)。摩爾是硅谷的元老級人物,曾任仙童半導體公司研發實驗室主任。1965年4月19日,他在《電子》雜志發表一篇文章,預測:“(半導體芯片上)集成的元件數量將每年增加一倍……而且有理由相信這種增速在至少十年內會保持相對穩定。”這意味著技術進步會不斷加速增長,呈指數型增長,越到后面,增長速度越快。這和我們的直覺是不一樣的。連摩爾本人都覺得這一預測太離譜。1975年,他修正了自己的預測,說翻倍的時間不是每年一次,可能是每兩年一次。

  一次又一次地,人們預言摩爾定律已經到頭了,但一次又一次地,出現了新的技術創新,于是,摩爾定律繼續有效,到現在一直持續了50余年。當然,終有一天,摩爾定律會失效,最后兩次迭代大約用了兩年半的時間,而非兩年,所以技術加速確實有所減慢,但技術進步的步伐是不會停息的。

  技術進步曲線是指數型的。人類的確在努力適應技術進步,但我們的適應速度是線性的。如果你把一條指數型的曲線和一條直線畫在一張圖上,就會發現,兩條線會有個交叉點,然后,指數型曲線會越來越陡峭,而直線落后于指數型曲線的差距會越來越大。我們現在已經到了直線落后于指數型曲線的地方。

  第二個“M”是市場(Market),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經濟全球化。雖然全球化陷入低潮,但它仍是影響這個時代的巨大力量。就像弗里德曼說的:“全球化一直都是一切事物及其對立面的合體。它可以賦予普羅大眾難以想象的影響力,也可以將無限權力集中在巨大的跨國公司手中;它可以對微小之物大書特書,令最小的聲音傳播到每個角落,也可以讓不同事物變得雷同,使大品牌淹沒任何地方的一切事物。它可以帶來難以想象的巨大能量,小公司和個人可以在一夜之間設立全球性的公司,在全球拓展客戶、尋找供應商和協作者;它可以令你在一夜之間失去一切,一股不知從哪里來的巨大力量會把你壓成齏粉。”

  這是一個一直鼓吹經濟全球化的作者對全球化所做的深刻反思。經濟學家喜歡講全球化給世界經濟帶來的收益。確實,從理論上講,經濟全球化能夠帶來更多的收益,但問題在于,有了收益,就有收益的分配。在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有贏家,也有輸家。我們面臨的最有挑戰性的問題,就是怎么更合理、公平地處理收益的分配,以便讓全球化能夠得到更多民眾的擁護。

  當人們感到全球化帶來的壓力之后,他們的本能反應是:那就修一堵墻吧。修墻是一種極其愚蠢的做法,把自己和外部的世界隔離,最終只會讓你自己受到更大的損失。但是,如果輕率地把所有的障礙物都清除掉,沒有任何防護,你永遠不知道在邊界的另一邊會出現什么。

  在加速變革的時代,我們不能僅僅修一堵墻,而是要給人們提供能夠站穩的地板。在應對外部挑戰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一扇門。這個門應該天天都開著,人們可以來來往往,進進出出。這個門裝有攝像頭,也有衛兵把守,但在正常情況下,你看不到衛兵,也沒有路障——你應該幾乎感覺不到門給你帶來的不便。但是,如果你想越過邊界,只能從門這里過。誰從這扇門進來了,應該是有監控的。假如出現了異常,監測系統應該能夠迅速地感知,并做出分析和預判。比如,進來的人突然比正常情況下少了,出去的人突然比正常情況下多了,那背后是什么原因,就應該進行調查。

  第三個“M”是大自然母親(Mother Nature)。弗里德曼講道,有些科學家認為,我們已從全新世進入“人新世”。地球在大約1萬年前進入全新世。這1萬年間,出現了一個從未有過的氣溫適宜的窗口期。有的科學家認為,這是唯一能夠支持現代人類社會的氣候狀態。這是人類的氣候“伊甸園”。但是,由于受到人類活動的影響,我們正在迫使地球遠離最適宜點。有的科學家主張把這個由人類一手造成的新時代叫做“人新世”。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全新的、未知的地質年代。

  大自然是一個系統,這個系統有其安全運轉的邊界,但我們正在跨越臨界點,破壞這些邊界,這將引發一連串的連鎖反應。舉例來說,全球氣溫升高將導致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極端溫度變化以及更為嚴重的風暴、干旱風險。生物多樣化水平急劇下降,森林退化速度加快,海洋酸化,等等,都將使得大自然進一步偏離平衡點。

  氣候變化又會引發新的經濟風險和地緣政治風險。氣候變化讓許多發展中國家陷入窘境,特別是在中東和非洲,其農業生產遭到嚴重破壞。南亞地區會因全球變暖遇到更多挑戰,尤其是水資源,會變得更稀缺。印度和巴基斯坦如果再次爆發戰爭,不一定是因為領土問題,而可能是為了爭奪水資源。在非洲及部分阿拉伯國家,人口的持續高增長率放大了各方面的壓力。這么多貧困而絕望的年輕人,在一個全球互相連通、互相依存的世界,會給我們帶來各種意想不到的沖擊。

  如何更好地應對加速時代

  在這個加速時代,重要的不是每天匆匆忙忙,而是要在行進中暫停腳步。慢下來,放松自己,反思自己走過的路,試圖從更高更廣的角度去理解這個時代。“欲速則不達”。慢就是快。只有掌握了慢變量,才能更好地把握大趨勢。這是托馬斯·弗里德曼在《謝謝你遲到》中對我們每個人的忠告。

  我們先來談談什么是慢變量。快變量是我們每天都能接觸到的信息。慢變量則是我們平常不常接觸,但是卻對未來的趨勢有至關重要影響的那些變量。舉例來說,如果你站在海邊,會看到海面上波濤洶涌。海上為什么會有波浪呢?如果你只關注快變量,你會說,這是因為今天的風大,無風不起浪。如果你注意到了慢變量,你才會明白,海上有波浪的真正原因是太陽和月亮帶來的潮汐力。太陽和月亮離我們很遠,也不會出現在每天的新聞里,它們看起來是不變的,但正是這種看起來離我們很遠又沒有時時刻刻變化的“慢變量”,才是引起海上有波浪的最重要的原因。

  為什么慢就是快呢?弗里德曼講道,為了應對加速時代給我們帶來的沖擊,我們必須建立新的社區、塑造新的個人。

  從社區來說,有歸屬感的社區是我們在加速時代可以避開風暴的“臺風眼”。托馬斯·弗里德曼幾次回到他的家鄉明尼蘇達州。他從小在明尼蘇達州阿波利斯市郊區的小鎮圣路易斯公園長大。盡管外面的世界變幻莫測,圣路易斯公園小鎮的政府、學校、醫院甚至球隊卻依然運轉良好,人們彼此合作、同心協力、互相支持。“禮失求諸野”,在明尼蘇達州,弗里德曼發現了應對加速變革社會的必需的社會價值觀。正如政治學家弗朗西斯·福山所說的,“社會資本”能夠帶來更多的信任,而這種信任是一個國家、一個社會成功和繁榮的關鍵。如果信任感普遍存在,群體和社會就可以自發地合作、迅速地適應,而如果人們之間缺乏信任,一定會帶來更多的矛盾和沖突,最終,很可能不得不通過強制和暴力解決這些問題。

  因此,托馬斯·弗里德曼在家鄉重新發現的傳統價值觀,對我們應對加速變革的時代反而越來越重要。我們需要學會妥協,學會信任,學會鞏固家庭的重要性,也需要為年輕人提供好的導師和教練。所有這一切都不是可以通過一個人完成的,也無法通過在網絡上下載一個軟件完成,培養這些價值觀,需要一群人,需要一個健康的社區。

  從個人來說,未來的時代屬于終身學習者和跨界高手。技術進步對不同的人群影響大不一樣。新的技術當然能夠創造出很多新的工作崗位,但與此同時,確實會有更多的勞動者在全球化和技術進步的浪潮中成為失敗者。西方國家之所以會出現保護主義、民族主義、反全球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很多勞動者覺得飯碗快要保不住了。大部分經濟學家都認為,導致發達國家貧富差距拉大、一部分工作崗位流失的主要因素有兩個,一個是技術進步,一個是全球化,而且,技術進步的影響比全球化的影響更大。

  怎么辦?我們需認清形勢,提高學習能力,才能在加速變革的時代立于不敗之地。如果你還以為像過去那樣,擁有一技之長,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就能一直工作到退休,那就錯了。學校的教育體制遠遠落后于時代變化,你在學校里學到的那些知識,可能還沒有出學校大門,就已過時了。未來的時代是屬于終身學習者和跨界高手的,未來的領導崗位是給那些能夠整合全球團隊、打通科技與人文、有遠見、有洞察力和感召力的“新人類”的。

上一篇:

下一篇: 以經濟轉型贏得發展的主動

mg电子游戏